椒酒

活的像条咸鱼_(:_」∠)_
半吊子写手
沉迷相声

脑洞切片

*短打没有标题

*有bug请告诉我:)

                准备好了吗?

                       故事开始>>>


楚子航从小巷里跑出来时没有料到会碰上恺撒。他身形一顿,又立马转身向后开了一枪,恺撒也举起枪,越过他矮下瞄准的肩膀开枪掩护。

嗙嗙嗙。几枪敲掉一片松散的砖块,拐角另一头传来吃痛的叫声。

恺撒一拍楚子航的肩膀慢慢后撤,对方会意地先行跑开更换弹夹。恺撒又补上两枪也跟着跑起来。

“你怎么在这?”

楚子航喘的厉害,恺撒瞄了眼他脖子后黏起来的碎发,答:

路过。

楚子航一愣,皱眉,“这又不是意大利。”

恺撒听见,笑了,拽着楚子航的胳膊把他带到右岔路的巷子里。下坡路,垃圾袋拥挤在土路两旁。

我那老爹还去喜马拉雅山脚底下钻研佛法呢,我来趟巴西怎么了。

太巧了,这念头在楚子航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眼前恺撒带的死路强行打断。

别生气,恺撒勾起嘴角,马上跑到他前头,轻车熟路地蹬着大型垃圾袋翻上墙头,腿上价格不菲的西裤蹭了一片不明不白的污迹。

楚子航也没话说,抓着恺撒伸下的手也翻上墙头。他早就与诺玛断了联系,贫民窟的路又错综复杂,他一个外地人在疯狗般的追兵下跑了这么久全凭混血种好上那么点的身体素质,现在子弹有限,有个看起来很懂的人带路他自然不会拒绝。

恺撒的手因为经历战斗而微微发热,比起掉渣的砖墙感觉好上不少。

别走,点个火。恺撒叫住他,摸出执行部标配的打火机,扔在他们刚刚踩过的生活垃圾上。他们两个翻墙下去,躲过头顶呼啸的子弹,在炸弹爆开时,楚子航补上一句言灵,毫不引起怀疑地扩大了火势。

恺撒跑在前面,楚子航跟着,他们俩把乱呼着葡萄牙语的黑手党们彻底地甩在身后。

验血(ಥ_ಥ)

5913/87178291200不可描述的概率==